孙犁:石子

收藏

病期琐事

我幼小的时候,就喜欢石子。

有时从耕过的田野里,捡到一块椭圆形的小石子,以为是乌鸦从山里衔回跌落到地下的,因此美其名为老鸹枕头儿。

那一年在南京,到雨花台买了几块小石子,是赭红色的。

那一年到大连,又在海滨装了一袋白色的回来。

这两次都匆匆忙忙,对于选择石子,可以说是不得要领。

在青岛住了一年有余,因为不喜欢下棋打扑克,不会弹琴跳舞,不能读书作文,唯一的消遣和爱好就是捡石子。

时间长了,收藏丰富,有一段时间,居然被病友们目为专家。

就连我低头走路,竟也被认为是长期从事搜罗工作养成的习惯,这简直是近于开玩笑了。

然而,人在寂寞无聊之时,爱上或是迷上了什么,那种劲头,也是难以常情理喻的。

不但天气晴朗的时候,好在海边溅泥踏水地徘徊寻找。

有时刮风下雨,不到海边转转,也好像会有什么损失,就像逛惯了古书店古董铺的人,一天不去,总觉得会交臂失掉了什么宝物一样。

钓鱼者的心情,也是如此的。

初到青岛,也只是捡些小巧圆滑杂色的小石子。

这些小石子养在水里,五颜六色还有些看头,如果一干,则质地粗糙,颜色也消失,算不得什么稀罕之物了。

后来在第二浴场发现一种质地细腻,色泽如同美玉的小石子,就加意寻找。

这种石子,好像有一定的矿层。

在春夏季,海滩积沙厚,没有这种石子。

只有在秋冬之季,海水下落,沙积减少,轻涛击岸,才会露出这种蕴藏来。

但也很少遇到。

当潮水落到一定的地方,沿着水边来回走,看到一点点亮晶晶的苗头,跑过去捡起来,大小不等,有时还残留着一些杂质,像玉之有瑕一样。

这种石子一定是包藏在一种岩石之中,经过多年的潮激汐荡,乱石撞击,细沙研磨,才形成现在这种可爱的样式。

有时,如果不注意,如果不把眼光放远一点,它略一显露,潮水再一荡,就又会被细沙所掩盖。

当潮水猛涨的时候,站在岸边,抢捡石子,这不只拚着衣服溅上很多海水,甚至还有被海水卷入的危险。

有时,不避风雨,不避寒暑,到距离很远的海滩,去寻找这种石子。

但也要潮水和季节适当,才有收获。

我的声誉只是鹊起一时,不久就被一位新来的病友的成绩所掩盖。

这位同志,采集石子,是不声不响,不约同伴,近于埋头创作的进行,而且走得远,探得深。

很快,他的收藏,就以质地形色兼好着称。

石子欣赏家都到他那里去了,我的门庭,顿时冷落下来。

在评判时,还要我屈居第二,这当然是无可推辞的。

我的兴趣还是很高,每天从海滩回来,口袋里总是沉甸甸的,房间里到处是分门别类的石子。

那时我居住在正阳关路一幢绿色的楼房里。

为了安静,我选择了三楼那间孤零零的,虽然矮小一些,但光线很好的房子。

在正面窗台上,我摆了一个鱼缸,放满了水,养着我最得意的石子。

在二楼住着一位二十年前我教书时的女学生。

她很关心我的养病生活,看见我的房子里堆着很多石子,就劝我养海葵花。

她很喜欢这种东西,在她的房间里,饲养着两缸。

一天下午,她借了铁钩水桶,带我到海边退潮后的岩石上,去掏取这种动物。

她的手还被附着在石面上的小蛤蜊擦破了。

回来,她替我倒出了石子,换上海水,养上海葵花。

你喜爱这种东西吗?

她坐下来得意地问。

唔。

你的生活太单调了,这对养病是很不好的。

我对你讲课印象很深,我总是坐在第一排。

你不记得了吧?

那时我十七岁。

晚上,我一个人坐在灯光下,面对着我的学生为我新陈设的景物。

我实在不喜欢这种东西,从捉到养,整个过程,都不能使我发生兴味。

它的生活史和生活方式,在我的头脑里,体现了过去和现在的强盗和女妖的全部伎俩和全部形象。

我写了一首《海葵赋》。

青岛,这是世界上少有的风光绮丽的地方。

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,祖国美丽富饶的地区,有很多都曾经处在帝国主义的铁蹄蹂躏之下。

每逢我站在太平角高大的岩石上,四下眺望,脚下澎湃飞溅的海潮,就会自然地使我联想起这里的悲惨的历史。

我的心里总(www。

shaxinxi。

com)有一种沉痛之感,一种激愤之情。

终于,我把海葵花送给了女弟子,在缸里又养上了石子。

这样做的结果,是大大辜负女学生的一番盛情,一番好意了。

离开青岛的时候,我把一些自认为名贵的石子带回家里。

尘封日久,不但失去了原有的光彩,就是拿在手里,也不像过去那样滑腻,这是因为上面泛出一种盐质,用水都不容易洗去了。

时过境迁,色衰爱弛,我对它们也失去了兴趣,任凭孩子们抛来掷去,想不到当时全心全力寤寐以求的东西,现在却落到了这般光景。

但它们究竟是和我度过了那一段难言的日子,给过我不少的安慰,帮助我把病养得好了一些。

古人把药石针砭并称,这说明石子确是养病期中难得的纯朴有益的伴侣。

亚博电竞打不开